今天是:
您可以选择访问: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龙陵县 昌宁县
站内搜索:
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政策法规>>人才工作>>正文
腾冲皮影人刘永周
2016-05-01 16:28 殷铖君  保山先锋

在地肥水美的“极边第一城”腾冲市,流传着一门民间艺术瑰宝——皮影戏。作为“手工电影”及现代电影的始祖,皮影戏自流传到腾冲以来,曾经为当地人带来无穷的快乐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流逝,腾冲皮影也和其他地方皮影艺术一样渐渐失去了原来的辉煌……而有位古稀老人却一直“守”着这门濒临消失的民间艺术,他就是腾冲市固东镇刘家寨皮影戏第四代传人刘永周。  

违抗父命偷学皮影  

皮影戏大约从明末清初时期传到固东镇刘家寨,如今已在腾冲走过数百年的历史。出身皮影世家的刘永周,从小受皮影戏耳濡目染,并渐渐喜欢上它。 

起初,父亲刘定忠并没有将这门艺术传给他的打算,而是希望他能好好上学,争取更好的前程。“父亲反对我学皮影戏的态度非常坚决,认为只有读书才会有大出息!”刘永周说。可是事情的发展没有如父亲所愿,刘永周没能在求学路上走得太远,十二三岁时,他便偷偷地背着父亲学起皮影。后来父亲发现刘永周虽然年纪小却有极强的领悟能力,才勉强同意他学习皮影戏。 

从黎明到黄昏,从花开到花落,在跟随父亲学习皮影戏的岁月里,几乎每年都要从年初忙到年末。“有庙会的地方就会有皮影戏表演,哪里遇到了干旱、水灾或者瘟疫,村民们也会请我们过去唱上几天。”刘永周说。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刘永周练就了集唱、制作靠子(皮影表演的道具)、制作剧本等于一身的本领。据刘永周回忆,起初他只能在皮影戏班子打杂,做一些搭建幕布、收拾靠子等力所能及的事情,后来开始学习敲锣、打鼓以及练习唱腔等,并客串一些角色。“从角色客串到担任主演,一般人都要几年时间,而我却学得很快。”刘永周自豪地说。 

经过几年的“跑龙套”,在刘永周18岁那年父亲终于同意让他担任主演。那天他主演的戏是《水浒传》中《三打祝家庄》片段。原先计划天刚黑就开始表演,后来由于观众太多,村干部害怕发生安全事故,向观众撒谎皮影戏因故取消,但是群众仍不愿离去,一直到晚上十点多看着部分观众离开后才开始表演。在那场近4个小时的表演中,刘永周异常沉着,以近乎完美的表现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,也获得了父亲的认可。“虽然担任主演是我梦寐以求之事,但是当这天到来时还是担心演不好。”刘永周说,“随着表演的深入,我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。”回忆起那场表演,刘永周的脸上写满了成就感。  

创新“靠子”制作  

岁月在无声中流逝,在走南闯北的表演中,不知不觉刘永周就走过了60多个春秋。在60多年的皮影生涯中,刘永周的天赋也渐渐得到释放,尤其是制作靠子和剧本的才华更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。 

天资聪颖的刘永周只要有时间就会拿出剧本来研究,并且还对原有剧本进行修改。“有些剧本不太好表演,有的剧本观众根本听不懂,就得做一些必要的修改。多年来我修改过包括《大闹天宫》《草船借箭》等上百个剧本。”刘永周说。此外,他还根据时代和地域特点制作了《大救驾》《翡翠传奇》等多部剧本,这些剧本曾一度被观众热捧。 

在制作靠子方面,刘永周也下了很多功夫。“从材质的挑选到靠子的制作,人物神态的雕琢到服饰颜色的搭配,这些都要有多年的积淀才行。”刘永周说,为了制作出栩栩如生的靠子,他多次到陕西、河北、山西等地学习,“这些地方是皮影戏的发源地,很多方面还保留得较为完整。到这些地方走走,常常有新的收获。” 

传统的靠子都是用驴皮制作的,经实践刘永周发现牛皮也可以制作靠子,只是用牛皮制作靠子要求更高。“一张黄牛皮要经过硝皮、铲皮、打磨、着色、连接等多道工序,才能做成皮影靠子,而且每个过程的细节都非常讲究,稍不注意就可能前功尽弃。着色的时候不能用水彩、国画颜料,一定要用矿物质颜料,这样色彩才能更持久、通透。”刘永周说。 

凭借精湛的技艺,刘永周制作出无数惟妙惟肖的靠子。其中不少靠子还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馆收藏。采访中,刘永周打开了一个很有年头的大箱子,面里装的都是皮影靠子。他拿出一个个制作精美的靠子,一一挂在院子的绳索上面,穆桂英、曹孟德、薛仁贵…… 

刘永周也因此先后被授予“云南省民族民间高级美术师”等称号。走进刘永周家客厅,墙上挂满了文化部、云南省政府、地方市县颁发的各种奖状。2012年,刘永周还被确定为固东皮影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。  

在冲击中苦苦坚持  

刘永周回忆说,16岁就开始登台表演的父亲,不仅做靠子技术和表演的水平一流,而且还创作出多部皮影剧本,制作出数十箱靠子。然而,在文革中,刘家寨的皮影戏成了被重点批判的对象。十几箱饱含父亲心血和汗水的剧本、靠子被付之一炬。刘永周至今清晰记得,那把火整整烧了一天。“当时,父亲苦苦哀求,希望他们不要焚烧这些剧本,哪怕用封条封了也行,但最终还是没能保住。”刘永周的语言中充满了惋惜之情。“这个靠子是我的曾祖父在清朝咸丰年间制作的,有160多年历史了,是我大胆地藏到了奶奶的棺材里,才得以保留下来。”刘永周如视珍宝地拿起一个已经泛黄的皮影靠子。 

文革后,文艺界也迎来了春天,腾冲皮影戏得以渐渐恢复,刘永周也开始“重操旧业”了。1982年,刘永周将分散的戏班子召集起来,再次将偷偷保存了10多年的靠子拿了出来,对照着又制作了一批新的靠子。至此,刘家寨皮影戏才得以重现江湖。 

即使销声匿迹10余载,皮影戏依旧拥有一大批戏迷。刘永周的皮影戏团依然受到特别的青睐。“每天都演,演完自己寨子去别的寨子,每天的演出都排着日程,每场都有上千名观众,很多戏迷还提前几天从别的寨子赶过来,住在亲戚家里等着看戏。”提及当时的盛况,刘永周很是兴奋。在随后的数十年间,刘家寨戏班的足迹遍及滇西一带的所有村寨。2003年,刘永周率领刘家寨皮影戏团队,去广州参加全国皮影木偶金狮奖第二届艺术大赛,获得铜奖。 

然而,近年来,由于受到快速发展的影视业的冲击,刘家寨皮影戏正渐渐失去了观众、失去了市场,越来越显得孤独和无助。“表演场次也从一年上百场锐减到20多场,平均月收入不足千元。以前带的徒弟都改行做其他行业了。”谈及现状,刘永周有些伤感。 

如今,刘家寨的皮影戏渐渐失去了往日的辉煌。“现在只能靠旅行团包场来维持,平时基本上没有观众。”刘永周的儿子刘安逵告诉记者。刘永周也只能靠制作一些皮影靠子作为旅游产品销售。“卖靠子是不得已而为之,因为皮影戏一旦失去‘表演’功能,就仅仅是一张干巴巴的‘皮’。”刘永周显得有些无奈。 

“待我们百年之后,谁能很好地传承皮影戏?”静坐之余刘永周经常会问自己这个问题。目前,虽然儿子刘安逵和孙子刘朝侃正在跟着他学皮影戏,但是刘永周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学习。“大家都会了,这门艺术才能发扬光大。”刘永周说。  

【打印此页】    【收藏此页】
关闭窗口
  相关文章  
 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  • 中共腾冲市委组织部 主办

    运营维护:腾冲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晨光文化传媒